62233中文网

62233中文网 首页 散文 叙事散文 查看内容

每个魂灵,都是永恒安静的江山

2017-2-9 23:00| 发布者: 62233| 查看: 6855| 评论: 0

摘要:     【一】    “一悟寂为乐,今生闲有余。”在安静中达到人生的美满,是寂灭,也是涅槃。这种乐,是极乐,也是清欢。可以从此,闲度岁月。    空山新雨后,气象有那么一点微凉。明月在松间,清泉流石上 ...
  

  【一】
  
  “一悟寂为乐,今生闲有余。”在安静中达到人生的美满,是寂灭,也是涅槃。这种乐,是极乐,也是清欢。可以从此,闲度岁月。
  
  空山新雨后,气象有那么一点微凉。明月在松间,清泉流石上,好想就如许一向静下往,直到地老天荒。
  
  数日来,在江边垂钓,赏景,念书,打发闲暇时间。对着空山发一回呆,对着碧水想一下苦衷。鱼从未钓着,却慢慢发明了那么一小我,摇一叶船,独自逍远于江河之上。
  
  他在临河的绝壁上,搭一间茅舍,从此与外界,不相往来。一床,一船,一鼎,一壶。在尘凡深处,独劈一方净土。前面一条江,背后一道高墙,就把尘凡挡在外面。不需云林深处,只要方寸之地,就可以避世而居,人须要的有时真的未几。
  
  泛船烟波,散步山野,放下执念,回身,便是净土,与尘凡已隔岸对看。不需默坐古寺,也无须隐居深山老林,在城市高墙外的绝壁峭壁之上,随便搭一个窝棚,便可山川洗心。一水之上,亦可隔绝所有尘缘。
  
  闲钓日月烟波,静听鸟语涛声,就如许不以为意地,把喧哗纷扰的日子,过得山明水静。每小我,都可以有本身的桃花源,在跋涉过万水千山之后,放下累赘,淡然心性。寻一个方微暇之地,修炼本身的日月江山。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一虫一蚁,一沙一石,无不蕴含着淡淡禅机。
  
  只要谦卑淡定,看穿红尘云烟,即使不手持禅杖,亦已是降生进世的佛。一瓢清水,一朵利剑云,一声鸟叫,一句虫唱,无不是经卷里的字句,有意无意地,度我回去。
  
  回去来兮!那无我的江山里,通往性命最终的境界。
  
  【二】
  
  挽一朵浪花,撷一片利剑云,将本身流放江湖之上。宁做荒山野岭主,不做追名逐利客。草屋炊烟,土灶篝火。袅袅而起的,是一无所有的清利剑。熊熊燃烧的,是暖和心坎的炎火。与其做无果的┞孵扎,不如就如许相忘江湖吧。
  
  良多路,毕竟要一小我走。每小我的魂灵,都是寂寞的。所以盼望拥有,盼望热烈,盼望相聚,惧怕疏散。这世上,越是多情之人,越似无情。
  
  《红楼梦》中,黛玉痴情,经常以泪洗面,倒是喜散不喜聚的。由于再热烈的相聚,终是以散结束——全国没有不散的筵席。最后在如有若无的喜乐声中,一句未说完的“宝玉,你好……”断气身亡。她本是天上的一株仙草,只为报浇灌之恩。到红尘里来,是还泪的。
  
  宝玉多情,是全国第一个喜聚不喜散的。他一腔儿女私交。年夜不雅园里的女子,貌美如花,灵性奇尽,才干横溢,人世少有。春来的太盛,也往得太快。才聚过几场诗会,才听过几回戏,才看过几次风月。恰好还热热烈闹姹紫嫣红开遍,转眼间,一场风雨事后,已落红遍地,春意衰退。他的魂灵良知黛玉,亦是到天上做了花神。多情女儿尽苦命,痴情令郎空挂念!欠泪的,泪已尽。欠命的,命已还。只落得个,年夜地利剑茫茫真清洁。在一个风之夜,宝玉光着头戴着一个大氅,披着一件披风,赤足走了,消散在茫茫雪野之中。宝玉做了僧人。
  
  人生老是笑剧开场,悲剧结束,多情最后都回于无情。
  
  弘一法师,俗名李叔同。是多情令郎,也是风骚才子。琴棋字画,无所不克不及。由于过分多情,所以看穿尘凡,走向无情。他是那样慈悲,一花一草,一鸟一虫,都心存悲悯。他最后放下所有尘缘,涅槃成佛。临终写下尽笔:“悲欣交集”。他摆脱了。不再受循环之苦。
  
  佛多情,不舍一个众生。佛无情,全国所有悲欢,都不动于心。这种感情,不克不及用世俗的说话描写。
  
  【三】
  
  佛家说:“心便是境,境便是心。心净则领土净。”
  
  心与境合一,是禅境。也是“天上全国,唯吾独尊”的佛的境界。
  
  这个境界,是孤单的。
  
  世上的万物,也都是孤单的,在这世上,并世无双。生也孤单,逝世亦孤单。这种孤单,是永恒,也是宿命。修行,修的是本身的一颗心。心底最深处,是永恒沉静的江山。所有的欢喜与苦楚,不外是红尘的浮华与过往的云烟。
  
  “生如夏花之壮丽,逝世如秋叶之静美。”“生有欢,志远而冰清;逝世无憾,情深而稳重。”每个聪明的魂灵,都要在沉静空明中,回于清醇澄澈。正人居深谷,不以无人而不芳。巨大的魂灵,都是孤单的,城市顺着心灵的指引,禹禹独行,到那无人之境。
  
  一小我,湖畔月下独酌;一小我,江边独语清欢;一小我,山野里独醉独卧……
  
  “性命最内涵的底蕴,不是万人同业的策马奔跑,而是一小我朝圣的精力奔赴。”人与山石草木,都是有性灵的,这种性灵,是与六合相通的。
  
  孔子曰:“天何言哉?四时行焉,百物生焉,天何言哉!”每个众生,都有身与法身。色身生灭不竭,幻化不息。法身永恒,不生不灭,不垢不净,不增不减。此“天”,就是我们的法身,一真法界。色身不外是一个永S,法身才是我们的魂灵。我们经常是用永S与魂灵对话。最后的最后,就无言了。
  
  本日是腊八节了,烹一碗粥,有莲心的慈悲,糯米的温顺,桂圆的美满,腊梅花的清吩冬盛在透明晶莹的琉璃盏里,献给远方的你。此生,只做最后一世,把所有的爱与柔情,都给你。
  
  写下如许一段话,不知道本身是多情仍是无情。在尘凡里修行,总有无数痴念。实在,就是依愿而行的菩萨,缘觉的罗汉,一样放不下心中痴念,断不了存亡循环。
  
  花开当惜,花落莫悲。觉醒之人,随缘过活,每年且当最后一年,逐日权当最后一日,平庸的日子,自是花团锦簇,芳香馥郁。
  
  欲静何曾静,要休何曾休。只要自在恬澹,好好活在当下,享受当下好时间,感触感染当下的美,就是美满。就如许吧,在世,该哭就哭,该笑就笑。把人生百味,喝成一杯利剑开水,再把一杯利剑开水,品成人生百味。
  
  我爱佛国净土,也爱尘凡炊火。此岸与彼岸,我都在。降生,进世,我都是。
  
  文字:性淡如菊QQ:171918223
  
  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

.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5003968号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