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2233中文网

62233中文网 首页 日记 伤感日志 查看内容

你的空白,我来填补

2017-2-26 22:05| 发布者: 62233| 查看: 255| 评论: 0|来自: 62233微文

摘要: 當房車間隔海市只有半小時的路程時,蘇繡拿出手機,給老媽撥了個電話。 實在昨晚上已經打過招呼了,本來老媽說要讓那個小劉來接,蘇繡趕快拒絕了,並且說他們自己開車歸來,讓老媽在家門口等著就行。 老媽那語氣嘲 ...
  當房車間隔海市只有半小時的路程時,蘇繡拿出手機,給老媽撥了個電話。

    實在昨晚上已經打過招呼了,本來老媽說要讓那個小劉來接,蘇繡趕快拒絕了,並且說他們自己開車歸來,讓老媽在家門口等著就行。

    老媽那語氣嘲諷的呀,說她可不要為了糊弄他們,打腫臉充胖子,花錢租車?

    蘇繡當時溘然覺得,蘭皜齊買房車的決定,真是太准確不外了,而且都是為了她考慮的。

    她這房車往家門口一開,哼哼,看看那些人還有什麼可說,亮瞎他們的雙眼。

    蘇繡靠在車窗旁邊,賞識著起起伏伏的山林風采,只覺得特別親切。

    海市的名字裡固然有海,但並不是靠近海邊,而是靠近江邊,當快要到達海市地界的時候,蘇繡站了起來,指著遠處白茫茫的一片水域,先容給蘭皜齊聽:

    江邊上的壩,一到了夏天,風特別大,可涼快了。壩旁邊的淺水溝裡還長著粽葉子,有時候鄰近端午了,我們一家也會去薅粽葉子,歸來煮過了包上糯米,煮出來的那叫一個香。

    蘭皜齊眼神溫柔,一邊專注的開車,一邊當真的傾聽,不時見解獨到的點評兩句,越發讓蘇繡說得興起,只是無論吃啥,最後都要總結到吃上面。

    哈哈,真是個小吃貨!

    這兩年鎮上變化大,馬路也修睦了。要是放在我讀高中那會兒,這麼大房車,只能停在市裡了,鎮上的路根本沒法走,坑坑窪窪的。

    海市和魔都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城市風格。

    魔都時尚,潮流,提高前輩,國際化。

    海市的市區還算好,都是新建成的小區,排得十分整潔,公路兩旁也都是綠植,初具靠近一個現代化的城市了,但是從市區出來,往鎮上開,就像走在一條時光倒流的特殊通道上面。

    不僅兩旁的屋子逐漸有了變化,連人文穿戴梳妝,也都有了不同的味道。

    同一來講,具有一種園林式的古典氣味,沿路有很多房子屋檐如飛鳥翹起,掛上一串鐵風鈴,特別有味道。

    基本都是黑白二色,頗有股徽式的水墨建築風格。

    本來我們這兒只是一片村子,後來發展好了,落戶的人越來越多,有很多人出去賺了大錢,不忘家鄉,就歸來開廠,開店,徐徐的經濟效益上去了,我們的村子就進級成了鎮子。

    那時候我家的地輿位置是最偏的,前不著村,後不著店,我小時候想去找同伴玩,得越過幾條河的,走半小時路的。

    哪曾想,進級成鎮子後,我家這位置正好在鎮中央旁邊,地皮價兒一下子就昇上來了。國家撥款修公路,無論是哪條路,我家都能沾到光。

    從前年開始,就有好幾撥的人,游說我媽,想讓我們把屋子賣給他們,他們想在這兒開店,我媽都沒同意。

    蘭皜齊想不太明白,便誠實的發問:為什麼呢?

    蘇繡原本興至高昂的語氣,溘然就低落了下來,嘆口吻,誠實的坐好道:那時候他們總覺得肯定還能再有一個兒子唄,想著那塊風水寶地,肯定要留給兒子呀。

    誰曾想這天公不作美,自打生過蘇繡後,夫妻倆無論怎麼努力,就是懷不上。直到蘇繡上了高中,兩人年紀也不小了,這纔歇了那主意,開始把精力往蘇繡身上轉移了。

    蘇繡的情緒正有點低落,想到小時候父母倆光顧著備孕造人,一度忽略她的事情,溘然感覺一只暖和的手掌,籠蓋到了她的雙手上面。

    不知何時,她的雙手牢牢的互擰在一起,竟是擰到手背都紅了。

    阿繡,對不起!蘭皜齊歉意滿滿,十分自責的語氣。

    蘇繡被他這句話弄得滿頭霧水:和你有什麼關系?

    當然有關系,假如我能成為你的青梅竹馬,這樣你的童年就不會孤單了,我來晚了,所以都是我的錯!不外我亦感謝這份錯。

    蘇繡更糊涂了,咋一回自責,一會感謝呢?

    他們忽略了這些,沒有給予這些,是他們的損失,而他們的損失。這些空缺,都會由我來填補。從現在開始,我就是你的青梅竹馬,我就是你青春裡愛對的那道風景線,也會是你未來人生最圓滿的結局。

    蘇繡聽得心裡暖暖的,明知道他在開車,不可以打攪,但仍是忍不住伸出去捏了下他的臉畔:我好像沒有設置你很會花言巧語,為什麼你老是張嘴就能情話連篇呢?

    蘭皜齊眼角偷瞄著蘇繡的手指,算准了她伸過來的時機,溘然就側過臉來,正好蘇繡的手指頭就捏在了蘭皜齊的嘴脣上面。

    蘇繡立刻像被觸電一樣的粘住了,竟是傻傻的手指頭,還保持著捏的狀態,卻沒有動,其實是蘭皜齊的脣角上方有灼熱的氣味,撲得到她手指頭上面,癢癢的,怪怪的,讓她的臉唰的一下子就紅得要滴血了。

    蘭皜齊則在心裡小小的雀躍歡呼起來,耶!成功了!

    成功的轉移了阿繡的留意力,讓她不再陶醉於童年的失蹤之中嘍。

    他在蘇繡面紅耳赤之際,緩緩的張開了嘴,將蘇繡的兩根手指含了進去。

    開始只是用柔軟而q彈的上下兩片脣瓣含著,待得蘇繡越發害羞得低下頭,只露出粉白的玉頸時,他竟是伸出舌尖,在兩根手指上面,輕輕的添砥掃蕩起來。

    哎呀,你乾什麼嘛,討厭,好好開車啦!蘇繡被那強烈的感覺刺激到了,無措的把手指縮了歸來。

    放在背後不停的用手往返的摩挲著,似是想要將那怪異的感覺去除掉,但卻是越摩挲,心裡越是慌亂不已,都不敢抬頭看蘭皜齊。

    阿繡,前面是條岔路,我該走哪條呀?蘭皜齊心情美得冒泡,這一路上由於都要開車,所以都沒有辦法抱抱阿繡,親親阿繡,他都郁悶了呢。

    蘇繡微撅起了晶瑩可愛的小嘴,朝著外面打量了一番,便指了准確的路,偶然回頭間,便與蘭皜齊含情脈脈的眼神碰上,立刻又覺得心口狂跳。

    她把蘭皜齊的臉推向另一邊:纔下過雨,路不好走,你用心開車啦。

    阿繡……蘭皜齊溘然有些可憐兮兮的賣萌的聲音,軟綿綿的,甜膩膩的喊得蘇繡心裡一顫。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粤公网安备 44011102000705号

.

Copyright © 2014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 粤ICP备15003968号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