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3681|回复: 0

台北的UBER司机

[复制链接]

1450

主题

1450

帖子

4352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4352
发表于 2016-12-11 18:48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ca1349540923dd544d14ec6cd809b3de9c82484a.jpg

怎么讲呢?首先,台北的UBER用车的车况都很好,虽然是见不得有多豪华的高级车,但是车坐着都很舒适,大多数都是真皮座椅,车收拾的也很干净。
第二,台北的司机都很客气,虽然不会像国内某些专车一样,给你开车门,但是态度都很好,素质普遍比较高,比较懂礼貌。
第三,由于台北并不大,导航也很准,你把地址输入之后,基本上会停在你的眼前,不像内地坐专车打电话费不少口舌。
第四,由于都是中国人,交流完全无障碍,我遇到的台北UBER司机也很健谈,一边打车一边聊天,听了不少故事。
台北的UBER用户体验好,并不是黑马哥的一家之言,人家还是有科学统计的。听UBER司机说,UBER还特地去全世界各地做过用户调研,经过分析,得出的结论就是台北的UBER体验最好。
我见到的大多数UBER司机,知道我是大陆来的人之后,他们大都会谈论政治和两岸关系。他们普遍对台湾的现状不满,不少UBER司机都是从原来的代工或者PC工厂下岗的职工,一面感叹昔日“亚洲四小龙”的辉煌,一面羡慕大陆的经济增长速度。他们还对当前蔡英文对大陆的政策很不满,他们认为台湾观光客的减少,跟台湾对大陆的政策有直接的关系。对于台湾民众来说,本来希望大陆观光客给台湾经济带来活力,也带来更多的UBER乘客。令我非常意外的是,不少司机对民主制度颇有微词,觉得两党二十年的拉锯战搞垮了经济,让政府的力量太薄弱,不能像大陆那样集中精力办大事儿。
在11月份我去台北的时候,我总共坐了大概十几次UBER,每次都与司机聊得都很嗨。我就从中选了几个比较典型的司机,一起听听台北司机的故事。
司机A: 开奔驰的地产中介
我在台北坐的UBER,大多是日本车,品牌基本上是丰台和本田,欧美车比较少。但有一天,我晚上在西门町逛街逛累了,竟然打了一辆奔驰。
由于手机的网络信号不好,导致UBER的定位不太准确,跟司机沟通了半天,司机才知道我在哪里。其实,台北的门牌号很准确,只要你在UBER地址栏里输入地址,就万事大吉了。不像在北京,你网上约车,一定要把某个大厦或者标志性建筑的名字告诉他,台北司机是不知道哪个大楼在哪里的。
这个开奔驰的司机大概五十多岁,大概还是对我的定位不正确而耿耿于怀,他接到我以后,有点小情绪,也是这么多司机里唯一一个把不满情绪表现出来的人。不过,他的情绪马上调整过来,开始跟我聊天。
他告诉我他是一名进行二手房交易的地产服务商,也就是地产中介。我问他是不是这一行很赚钱,他说现在只能算是勉强度日,不像90年代那样火,因为近几年台北的房价一直在下跌,现在已经比如北上深的房价高。大家都知道,房在都是追涨不追跌,房价下跌造成房价交易量有限,很多地产中介也就没生意做。
我又问他,台北的地产中介除了赚交易服务费,是不是可以像内地中介那样赚房屋差价。他告诉我们,赚差价这回事儿在台湾是万万不可以的,不然行会就会吊销你的执照。因为在台北地产中介都是持证上岗,要先去做地产中介,必须要先去考一个地产中介的执照,这个执照很可能要考三五年才能拿到。而如果你在工作中,有营私舞弊的行为,行会就会吊销的执照,你不仅会丢了饭碗,在地产中介行业都没得混。正因为如此,所以地产中介一般都不会赚差价,就是因为有行会这双“无形的手”在管理。
司机B:江西老婊
在台北那几天,我一直想去牯岭街看看。牯岭街是台北的文创区,本来没什么可以看的,我想去完全是因为杨德昌的那部电影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,想去电影的拍摄地“建国中学”去看看。
坐上车以后,我问司机知道杨德昌和电影《牯岭街少年杀人事件》没?他说知道杨德昌,在台湾很有名,他不是拍过一部电影还获奥斯卡了吗,他说一时怎么也想不起那部电影是啥,好像是周润发演的。我说他提到的电影是《卧虎藏龙》吧,他连忙说“对”。我都不好意思拆穿他,告诉他《卧虎藏龙》的导演叫李安。
我问他是本省人还是外省人。他说他家祖上是江西人,他老爸在解放前来到了台湾。他说他还回过几次江西,那边还有一些亲戚,他印象最为深刻的是,在江西老家,可以亲切地称呼自己老乡为“江西老表”。我说我老婆是江西人,跟他算半个老乡,应该也算是“江西老表”。
司机C:台湾假老公
有一天晚上,我问一个UBER司机大陆没有,去过哪个城市。那个司机师傅告诉我,10年前他去过福建一个小城市,去跟一个大陆女子去办理结婚。我问他是不是娶了一个大陆女子做老婆,他说不是,他只是那个女子名义上的老公,那个女嫁给她只是为了可以留下来工作,说是工作其实就是做特殊服务。
我问他做这种假老公是不是很挣钱?他说每个月大概3万新台币,诱惑力还是蛮大的。后来,嫁给他的这个女子,呆了一个月就跑回大陆了,他拿了一个月的前就洗手不干了。他自己也觉得这毕竟是歪门邪道,就再也没去做其他人的“假老公”。
他说,这几年大陆经济好了,嫁到台湾的女人越来少,来台湾卖淫的女人更是凤毛麟角。现在来台湾的从事特殊行业的人,慢慢变成了越南人或者菲律宾人。
司机D:内地回流的管理人员
有一天我坐UBER,竟然越到一个在大陆工作多年的人。他说他曾经在长三角和珠三角的工厂都呆过,老板都是台湾人,他在工厂里做中层管理人员。
我给他开玩笑地问他,在大陆工作的时候有没有包过二奶,不是有挺多台湾老板在大陆包二奶吗?他说,我的观念还是停留在过去,八九十年代台湾老板之所以能在大陆包二奶,是因为大陆当时太穷,老板随便花点钱就把姑娘搞定了。而现在,大陆经济越来越好,姑娘的要求越来越高,台湾老板又不舍得花钱,越来越多的妹纸就改投大陆土豪去了。
我问他,在大陆工作好好的,为什么又回台湾了。他说这两年大陆的实体经济也不太好,许多工厂要不关门,要不转移到越南、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去了。他所在的大陆工厂也转移到越南去了,他不想去越南,再加上孩子也大了需要照顾,所以选择回台北工作了。回到台北暂时没有固定工作,开开UBER了也不错。
司机E:机场工作的年轻人
有一天晚上我在台大附近的茉莉的二手书店,买了一大堆书,就叫了一辆。台北不算大,虽然也堵车,但交通还算通畅,叫了一辆UBER,显示距离有2公里,但5分钟以后车就停在我的面前。
司机是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,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,开着一辆丰田越野车。他说话也很客气,在调头的时候,还解释说台北的有些路设计也不合理,需要花很长的距离去调头。我夸赞他的车很舒适,他说他这辆车是日本原装进口的,不像一些车是台湾生产的。我问台湾人最喜欢开什么车?他说一般家庭都喜欢买日本车,价格比较便宜,性能也比较好。如果经济条件好的,会选择买2B。我问他2B是什么鬼?他说2B其实指的的“Benz” 和“BMW”,也就是大陆常说的奔驰和宝马。
我问他平常做什么工作,为什么还有时间出来开UBER。他说他在桃园的机场工作,每个月收入要五六万新台币,收入在同龄人里已经算是收入比较高的。但是,她的太太在律师事务所工作,每个月收入也就两万七八。他结婚以后,生了两个孩子,在经济上还是有一些压力,所以没事儿出来开开UBER,补贴一下家庭。
我问他在台北买房没,他说目前还没有,因为台北的房子对他来说还是比较贵,等攒够了首付款,准备按揭买套房子。我问他台湾的父母不会给子女付首付款吗?他说,台湾跟欧美类似,子女到了是十八岁,在成年以后父母一般就不会付钱给他们了,更别说为子女付首付款了。看来不仅北上广的年轻人买不起房子,被高房价所困扰,台北的年轻人日子过得也不轻松。
我问他台湾生孩子是不是有补助,他说补助有是有,就是太少了,生一个孩子政府会补助3万新台币,但是现在生养一个孩子的确很费钱,3万块只能算是杯水车薪。台湾的生育率在全球已经算很低了,政府在刺激生育方面一直不作为,导致现在越来越少的年轻人不愿意生孩子啦。
通过与UBER司机的聊天,我了解到现在大多数司机对台湾的经济现状不满意,都觉得政府的效率比较低,甚至不少人觉得大陆的政治制度比较台湾好。但我问他们愿意不愿意回到”解禁“以前的年代,他们还是众口一词说“NO”,毕竟自由是用先烈的鲜血换来的。
关于两岸关系,他们则是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大陆观光客来台湾,毕竟大陆客的消费会为台湾经济带来活力。黑马哥也觉得台湾除了风景优美和美食以外,还有很多人文景观,的确值得多去看看,只是现在去台湾还是比较麻烦,不仅要办台湾通行证和签注,还要办入台证,没个十天半月办不下来。而现在去美国、日本和欧洲,都有多次签,都比台湾要方便很多。大陆和台湾本来是一家,一衣带水,现在倒还不如去西方国家容易,这里面有双方政府需要反思的地方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

申请友链|

Cpyright @ 2010-2017 All rights reserved. ocex.com.cn 京ICP备09115077号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